璀璨克羅埃西亞(12):札格拉布.阻擋異教侵歐的天主教防線 - 新進旅行社 | 歐洲旅遊、日本旅遊、麗星郵輪、星夢郵輪、自由行

聯絡我們

Line@

Facebook

搜尋旅程

出發日期
抵台日期
搜尋
返回選單
返回選單
返回選單
返回選單

璀璨克羅埃西亞(12):札格拉布.阻擋異教侵歐的天主教防線

 

札格拉布是克羅埃西亞最大的城市,其所在地於西元1世紀時之前就存在一座古羅馬城鎮,「札格拉布」這個名稱直到1094年才首次出現於史籍。

 

 

 

告別斯洛維尼亞短暫而豐富的行程,Tony一行人搭車準備穿越邊境前往克羅埃西亞境內,首先當然得先去拜訪札格拉布這座城市

克羅埃西亞共和國(克語:Republika Hrvatska),簡稱克羅埃西亞(Croatia),地處東南歐,國土狹長而曲折,領土56,594平方公里,兼容海洋與內陸的資源。

由於掌控亞得里亞海大範圍的海岸線,地處重要的航運、戰略地位,一千多座島嶼蘊含豐富的海洋資源,也為克羅埃西亞帶來可觀的旅遊經濟。

 

  

歐盟國家之間有一個「申根公約」(The Schengen Area ),彼此協定取消邊境檢查點,成員國人民只要持有效身份證或申根簽證,即可自由來往成員國境內。

不過克羅埃西亞雖然加入歐盟,卻不是申根公約國,所以往來斯洛維尼亞(Slovenia)與克羅埃西亞之間,車輛得先在檢查站停留驗證之後,才能放行通關。

(Tony:呼~不知為何,總覺得好緊張啊~)

(謎之音:你一定有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齁)

 

 

每一座檢查關卡都設置兩道窗口,通關者得依序將證件出示給窗口內的稽查人員蓋章,完成蓋章才能通關過邊境,若身份有疑慮就會被請到旁邊特別檢查。

 

 

巴士的乘客還得全部下車排隊到窗口蓋章,然後才能上車繼續前進,這萬一遇到前面的車輛因為可疑而被盤查太久,後方的車輛也只能含淚耐心等待了。

幸好前面的車輛快速通關,Tony這一團就沒被耽擱太久啊~領隊說,邊境檢查員對特定國藉的人才會特別詳查,一般對台灣遊客都很有好感,不會太刁難的啦

 

 

繼續往札格拉布前進,領隊賈先生很盡責的在車上講解克羅埃西亞的地理、歷史,無奈很會暈車而且還有時差症狀的Tony,一上車就閉眼昏睡過去了啊

(拍謝了~賈先生,這堂地理、歷史課,偶會自己找時間惡補回來的)

 

 

大約兩個小時的車程終於到達札格拉布,這第一要事就是先去兌換克羅埃西亞貨幣。雖然克羅埃西亞是歐盟會員國,但歐元在境內卻非主要流通貨幣。

(部份商家物品若有標示歐元價格則可使用歐元,但一般商家仍只收克幣)

 

 

克羅埃西亞錢幣幣值不大,以KUNA(音:哭哪)為單位,當時匯率1KUNA約為5台幣,每一家兌錢中心的匯率皆不同,得多加比較才能換更多錢。

因為賈先生說克羅埃西亞物價不高,也沒有名牌精品可瞎,所以Tony就換個50歐元意思一下,沒想到後來花錢大失控,結果不小心又去多換了好幾次錢啊

 

 

開始進行citytour行程,這是札格拉布的城市模型,但光看模型也是有看沒有懂,還是要實際逛一圈才能透徹了解這座城市的地理環境。

札格拉布的citytour的路線和景點主要是以歷史城區為主,Tony將之重新整理並繪製在google地圖上,請各位利用下一張地圖來輔助以下的景點介紹

 

 

回溯最早的札格拉布,分成東部的卡普托(Kaptol)區和西部的 格拉德(Gradec)山丘區,兩區各自為政,中間設有城牆阻隔,但有城門互通往來。

直到1851年兩區域被統一,統稱歷史中心區,現代的札格拉布城市總面積大了將近一百倍,但唯有歷史中心區才是最具觀光價值的旅遊勝地。

           

城市觀光第一站先來到札格拉布主教座堂(英: The  Zagreb Cathedral /克: Zagrebačka katedrala),又名聖母升天大教堂,這是克羅埃西亞的天主教會中心。

早在1094年「札格拉布」首次出現在史籍之時,教堂就已經存在了,整個卡普托歷史城區可以說都是以教堂為中心而發展起來的。(請參考地圖標示1)

 

 

回顧札格拉布主教座堂的歷史:

1094年 札格拉布主教座堂已存在。

1242年 毀於韃靼人的入侵。

13世紀末 以哥德式建築風格重建。

17世紀開始修建兩座高達105公尺的哥德式高塔,並加入巴洛克建築風格。

1880年札格拉布大地震造成教堂損毀嚴重,之後再依新哥德風格重建之。

札格拉布位於海平面122公尺的山丘上,兩根插入天際的教堂雙塔讓教堂成為最顯著的地標建物,走在歷史城區幾乎到處都能看到它的身影。

(據說尖塔上醜醜的工程鷹架已經好幾年了,也不知何時會拆下來啊)

            

 

 

哥德式的教堂外觀,華麗而繁複的雕刻作品就足以讓Tony看上老半天了,啊~好焦躁啊~跟團時間有限,都沒看慢慢看啊,只好全部拍回家慢慢欣賞惹

  

    

                            

教堂內部集結各種風格的建築藝術,令人眼花撩亂、驚嘆不已,巴洛克、哥德、文藝復興在此相處融洽,整座教堂彷彿是一座展示精彩的博物館。

(拍勢蛤~內部光線不足,相機等級又很差,照片都拍糊了~淚)

 

 

教堂左側這座透明棺木其實是樞機主教的墓碑,一具假人躺在透明棺材裡供人瞻仰,Tony經過時一度以為是真人屍身,心裡著實受了重重的小驚嚇啊

 

                            

克羅埃西亞歷年來的部份重要人物都被埋葬在教堂裡,包括19世紀克羅埃西亞的首任總督耶拉齊查,這個人統一了札格拉布,Tony下一篇再介紹

           

教堂門前廣場上這根金光閃閃的立柱,Tony老早就注意很久了(嘿嘿嘿~),此時步出教堂外,趕緊再仔細多看幾眼這組金色雕塑,多看一眼就覺得多賺一分啊

(聖母瑪麗亞請原讓偶這個庸俗的平凡人啊~祈禱+懺悔)

 

                          

立柱頂端是聖母瑪麗亞的金色雕像,底下有四尊金色的天使雕像,這全是19世紀維也納雕塑家Antun Fernkorn的作品。

 

 

在大教堂周邊有著半圈的城牆、堡壘高塔,這是16世紀初為了防止鄂圖曼土耳其人的攻擊所修築的防禦工事,這些堡壘要塞也成功的阻擋異教信仰的越界。

目前克羅埃西亞全境信仰天主教,鄰近國家的東正教與伊斯蘭教信仰至今仍難越雷池一步,札格拉布主教座堂成為阻隔異教入侵歐洲的重要據點之一。

 

 

札格拉布的歷史與大教堂同在,並且成為歷史城區最重要的建築與精神象徵,Tony雖然走馬看花且沒時間上塔頂,但和教堂雙塔合照打卡的動作可不能免啊

 

 

雖然札格拉布的歷史地位如此重要,但觀光客還是比較鍾情於亞德里亞海的熱情奔放,所以地處內陸的札格拉布,觀光人潮明顯少很多。

 

 

 

人潮不多(其實也不少啦)才有較好的旅遊品質,Tony覺得這樣的觀光環境更輕鬆,一不小心經過這家知名咖啡店時,都還以為只有壁畫很美麗而已啊

要不是會玩、會吃、會做菜的嫻淑「vivi」有介紹,Tony可能至今都還不知這家「Amelie」咖啡館是「TripAdvisor」札格拉布咖啡茶飲排行第1的名店啊

(雖然vivi也只有路過,但比偶只把它當成一面美麗的牆壁還來得強啊)

 

 

紅白相間是克羅埃西亞的調色元素,紅傘密集的多拉茲市場(Dolac Market),自從農民在1926年進行蔬果交易開始,至今仍是當地人重要的購物中心。

旁邊的聖瑪利教堂有600年歷史,現在的教堂是1880年大地震之後,融合了巴洛克與哥德形式重建的,而走馬看花的Tony當然也沒機會去瞧一眼啊

(地圖標示2)

 

 

據說觀光客最愛來多拉茲市場參觀當地人的日常交易,但人家菜市場從6:00營業到15:00,Tony看到菜市場時都已經是16:30了,當然就空蕩蕩沒人跡啊

不過也還好啦,因為當天上午才在斯洛維尼亞的盧比安納中央市場逛過一回,下午如果再逛一次菜市仔,Tony的身心可能會因此而對菜市仔反感恐懼啊

 

 

市場的這座銅像,描述的是吟遊詩人Petrica Keremph的故事,他是克羅埃西亞作家所虛構的人物,作者常藉由這個角色,寫出諷刺社會嘲笑人生的詩集作品。

其實Tony也不認識這個詩人啦,應該可以理解成製做雕像來重現書中某個橋段,還可以當成公共裝置藝術吧

 

 

離開多拉茲市場,領隊要帶大家穿過小巷往拉迪切瓦街前進,沿途的露天酒吧、咖啡座,讓Tony看了好生羨慕,很想也來悠閒的坐下喝咖啡啊

(莫法度,跟團就素這樣,該走的行程還素要走完才能自由活動的啊)

 

 

才下午四點多,露天座位就擠滿了人潮,大家全都喝開啦~外國人果然喝酒就像在喝白開水一般,這可是號稱一杯醉的Tony做不到的啊

 

 

橫切卡普托(Kaptol)區來到西側的拉迪切瓦街(Radićeva Street),這是一條通往格拉德(Gradec)上城區的斜坡道路,沿途商家、餐廳林立,是當地的主要散步道路。

拉迪切瓦街將近40度的斜坡道路讓人覺得走得很吃力,還好沿途羅列典雅的老建築很吸睛,讓Tony拍照拍到暫時忘了爬坡爬到虛累累這件事了

(地圖標示3)

 

 

拉迪切瓦街很適合觀光購物,除了當地的精品百貨之外,還有很多紀念品店可以尋寶,由於克羅埃西亞足球隊舉世知名,所以這裡也能找到相關紀念品。

                         

這裡有幾家松露產品專賣店,還沒進門就聞到濃濃的松露味,走過路過絕對不會錯過,有興趣的遊客可以入內挑選相關產品。

 

 

話說別人口中的美味松露,對Tony而言卻是嗆鼻帶著霉味的怪異香料啊,哎~~繼鵝肝醬之後,Tony又多了一項不敢吃的昂貴食物了

(都沒人覺得松露其實長得很像腫瘤或是異形蛋嗎)

            

前方的團友們圍著一間店家陣陣驚呼,原來是看到店家門口掛著的巨大領帶,說起領帶這件衣飾配件已有400年歷史,傳說是從克羅埃西亞起源的。

                          

領帶(克: Kravata)源起於17世紀克羅埃西亞士兵的軍服配件,這種穿戴於頸部的造型巾,引起法國人的注意,紛紛模仿配戴,從此發揚光大而流行全世界。

 

 

正宗的克羅埃西亞領帶價格實在不便宜,所以Tony還是和大領帶拍拍照就好,接著要沿著拉迪切瓦街,繼續往山丘上的格拉德(Gradec)區前進

 

 

攝影分享

2018/07/04, 吳卓霖

以色列-在曠野中漂流

荒蕪之地,陌生的國度,無盡的道路。 當站在無邊無際、杳無人煙的土地上,我是零。 像重生,去尋找,去等待,憑信心,單單仰望。

2018/05/27, 洪瑞隆

金閣初夏

初次參加新進旅遊由導遊帶入世界文化遺產的金閣鹿苑寺, 滿園遍值楓樹, 細緻的庭園, 池湖小瀑, 雖然遊人如織, 但讓我在心儀的金閣寺前拍下這張綠意映人的照片, 再見了, 初夏; 秋天, 等妳楓紅時, 我會再回來.

2018/05/27, 洪瑞隆

竹林幽徑

谩步過號稱風貌猶存的渡月橋, 河畔午餐, 飯後又過橋往回走, 途經眾多小店, 路過天龍寺外牆, 走進屬於年輕人的野宮神社, 轉個小徑, 沒想到就此步入了整片幽幽竹林, 與眾多好友親朋, 談笑漫步, 亦是人生一大快事, 剎那間, 發現右邊這條無人靜幽小徑, 趕快按下快門, 心想這個靜幽小徑, 永遠存在我心中.

2018/05/27, 洪瑞隆

孤鷹,圓月,彩色富士映晨曦

昨晚抵達飯店時下著小雨身在雲霧中, 導遊無奈的說富士山在車後的方向; 翌晨約四點二十分左右, 被不知名的瑞士電話誤打吵醒, 心中不快, 但不自主的往窗外一看, 哇了一聲,整座富士山, 如夢幻般的呈現在眼前, 抓了衣服提了相機, 馬上往後花園衝, 手按快門, 閉住呼吸, 不停變換角度, 掌握每分陽光的變化, 哈哈! 我終於等到了攝影者最寶貴的黃金七分鐘, 金色陽光, 平射山腰, 我看到了美麗燦爛的彩色富士山, 何況更有樹梢單鷹, 藍空圓月相伴,這趟旅行, 我值了! 新進, 謝謝. 補記: 每天的日出日落晨曦夕陽的時候約有七分鐘的短暫的時間陽光經過某個角度的折射及平射會產生金黃甚至火紅的色調加州優勝美地的火瀑布是最好的例子.

2018/05/27, 洪瑞隆

早安 , 富士山

相機攝取到了彩色富士山的光景之後約五六分鐘, 陽光已經趨於平淡, 籃色再起, 金黃不再, 剛才的激動心情復歸平靜, 忍不住對著這個美景, 輕輕的說了一聲, “早安! 富士山.”

2018/05/27, 洪瑞隆

此生何求

新進行程的第六天, 離開富士山飯店(Mt. Fuji Hotel)約半小時車程, 來到富士山北面山側之河口湖鄉村俱樂部, 此時仰望富士山巔, 雲霧繚繞, 忽隠忽現, 要窺得全貌總是在分秒之間, 球打到東六洞, 往前一望, 雲開山巔, 配以高聳的紅松林, 腳踏著茵茵綠草, 呼吸著清新的空氣, 面對此情此景, 忽然之間, 感到下半生能常如此與美景相伴, ”此生何求”。

2018/05/24, 葉志銘

porto風情

多坡的porto市主教堂廣場上,居高臨下拍到老城區一角,紅色屋頂民家,青花磁磚外牆,晾曬衣物的窗景,閒逸民女與憂鬱海鳥,互映浪漫與懷舊的風情,真是迷人古城。

2018/05/24, 葉志銘

杜羅河畔風光

杜羅河貫穿伊比利半島,北岸就是葡萄牙第二大城波爾圖古城區,古蹟建築層層疊疊,紅色屋頂,彩度低卻又色彩豐富的外牆,複雜卻又和諧,真是極致美景,越夜越美麗。

2018/05/24, 葉志銘

歐畢多斯小鎮

爬上歐畢多斯小鎮城牆上,俯視這童話般的小村莊,橙瓦白屋,藍黃牆裙,色彩鮮麗,窗邊燈飾盆花,漫步在石頭街道上,感覺這個小鎮有種溫柔婉約的寧靜氛圍,令人留連。

2018/05/24, 葉志銘

葡萄牙威尼斯-貢多拉彩船

阿維羅是葡萄牙新興城鎮,靠海水道來往五顏六色的船隻,每條船頭不同的圖案皆是船家自由藝術創作,白雲藍天,葡式色彩風味民家,景色如畫。